世界杯闭幕式众多熟悉面孔亮相 卡卡贝利小贝

img border="0" alt="" width="399" height="309" src="http://www.maitoufa.org/uploads/allimg/150721/1034495601-0.jpg"/>  2014年7月13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世界杯闭幕式上,夏奇拉(右)和 Carlinhos Brown(中间)在表演节目。(路透社)当地时间7月13日,2014年巴西世界杯闭幕式在巴西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大球场举行。看台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前巴西球员卡卡、巴西球王贝利以及前英国球员贝克汉姆、德国球员Sami Khedira的女友Lena Gercke、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看台上观看。而德国国家足球队刚刚以1比0战胜阿根廷夺冠,时隔24年再捧大力神杯。  夏奇拉出席巴西世界杯闭幕式彩排,她将献唱《巴西2014》。拉丁天后已连续参加了三届世界杯闭幕式演出,之前的曲目《Hips Don't Lie》(左)和《Wakawaka》(右)都饱含拉丁风。  世界杯主题曲的进化过程与这项赛事日渐商业化密不可分。早期受欧洲统治的足球和音乐已经不能满足世界杯全球化的刚需,电视的普及加速了市场化过程。传唱度极高的拉丁音乐正是商业化与流行乐结合的最好落脚点,带着鲜明的节奏向我们奔袭而来,顺便挑逗全身运动细胞。  1998年法国世界杯瑞奇·马丁一首《生命之杯The Cup of Life》经久不衰,2010年南非世界杯夏奇拉唱出了《非洲时刻Wakawaka》,节奏鲜明的曲目经常被球迷挂在嘴边,今年巴西世界杯主题曲《我们是一家We Are One》,由蜚声世界的电臀天后珍妮弗·洛佩兹演绎,再次将“下半身演唱的元素发扬光大。  当然这里说到的“下半身,各位不要想歪,正如足球本身就是一种主要靠下半身完成的运动,最广为流传的那些热门世界杯主题曲,也多是在音乐中强化了下半身运动功能的歌曲。  追溯历史,人们认为1962年的《全世界摇滚El Rock del Mundial》是第一首为世界杯创作的歌曲,该曲于智利世界杯开赛前不到一个月在Los Ramblers的新专辑中亮相;而将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别样的英雄A Special Kind of Hero》作为第一首官方世界杯主题曲,由于其演唱者斯黛芬妮·劳伦斯是英国著名的舞台剧演员,歌曲被认为涵盖了一种高雅舞台剧曲的感觉。实际上舞台剧音乐以及进行曲式音乐是早期世界杯主题曲的基本样式,直到上世纪90年代流行乐与世界杯结合后,才改变了这种现象。  我第一次感受到世界杯主题曲的魅力是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那一年,我挚爱的谭咏麟推出了一首经典曲目《理想与和平》,这首歌正是1990年世界杯主题曲《意大利之夏Un'Estate Italiania》的粤语填词版本。由意大利著名流行乐大师吉奥吉·莫罗德和吉亚娜·娜尼尼共同合作,《意大利之夏》也被誉为是最成功的世界杯主题曲。  当世界杯主题曲跳出球场,进入到更广泛的音乐领地时,我们多少看到那些射中了流行音乐大门的主题曲的一些特征或规律,这就回到了我们的标题。  拿最耳熟能详的《生命之杯》来说,在大家记住曲风的同时,还记住了什么?那就是演唱者著名的“电动马达臀。这首带有强烈拉丁风格的歌曲,在热情的鼓乐节奏和煽情的号角奏鸣中,瑞奇·马丁甩动着他的电臀,唱出"GO-GO-GO,ALLEZ-ALLEZ-ALLEZ",不仅成了后来很多足球节目用来烘托气氛的第一选用曲目,这一句歌词也成了大众娱乐生活中的一句流行语。  《生命之杯》成为国外球迷们票选的十大世界杯主题曲冠军曲目,而位列第二的是《Wakawaka》,当然夏奇拉随歌起舞时下半身波浪般汹涌摆动想必你不会忘记。其实早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闭幕式上,拉丁天后就以一曲《Hips Don't Lie》打出了“小蛮腰的牌。  世界杯主题曲是否偏爱拉丁风?目前尚不能如此断言。音乐是带有强烈的心理暗示性和身体引导性的,作为一项主要靠腿脚完成的运动,那种能让听者一听就按耐不住想马上站起来临门一脚的歌曲,显然会受欢迎些。值得一提的是,在有迹可寻的世界杯歌曲中,西班牙语原唱的歌曲占了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