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芳婶的辫子

阿芳婶的辫子山子的老家在风水岭桃花村,说起老家的往事,山子最难忘地就是二婶的辫子。
二婶嫁过来的时候,挂在二婶背上那条粗大油黑的辫子一下子吸引了山子。在桃花村,没有养辫子的姑娘。一是没心思;整天忙里忙外的,哪有闲功夫去侍弄长辫子?二是怕人说;养得起辫子,村里人的口水也会把你淹个半死,你还敢养辫子么?!
结婚那天,穿着红褂子的二婶,脸色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背后的辫子漂亮地跳跃着,就这样来到二叔家。山子问二叔:你是怎么喜欢上二婶的?二叔敲了敲手中的旱烟枪说:我就喜欢你二婶那条辫子。山子不知道二叔二婶之间有关辫子的故事,但是,山子相信他们之间的婚姻一定与辫子有关。
没多久,村里有了风言风语,说二婶带着条马尾巴整天在村里疯跑,奶奶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了。可二婶却像没事一样,依然快乐地跑东家走西家。
这时候,山子的父母出事了。那天,山子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母亲去镇上赶集,一辆失控的大货车装上了他们,父亲当场死亡,母亲送到医院后也去世了。失去双亲的山子,像一颗浮萍一样飘荡在空中。二婶来到山子家,摸着山子的头说:“你愿意跟二婶吗?”山子点了点头。就这样,山子进了二婶家。那一年,山子六岁。
二婶对山子很好。二叔从田头地角回来,总会给二婶带点桑葚、树莓等野果,二婶藏着掖着,最后悄悄地塞给山子。村里人看了羡慕地不得了。有的人却说:你别看现在对他好,就来有亲生儿子了,说不准就不一样了。
没多久,二婶有了亲生儿子。可是,二婶依然对山子很好。有人说:这女子,有心计哩,对别人的儿子比对自己儿子还亲,鬼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山子读三年级那年,村里来了一个收辫子的外地人,他围着二婶转了两圈,咬咬牙说:“大姐,五十块钱,你这辫子我买了。”山子吓了一大跳,五十块钱,那可是二婶全家半年的收入呢。想不到二婶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辫子,说:“别说五十,就是五十个大洋也不卖。”看到二婶态度坚决,外地人无可奈何地走了。
看着外地人走远了,山子问二婶:“二婶,能卖这么多钱,为什么不把辫子卖了?”二婶笑笑:“你知道我是怎么嫁给你二叔的吗?就是因为你二叔喜欢这条辫子,为了二叔,再多的钱我也不卖辫子。”
不知不觉又过了几年,也许是二叔的身体不好,也许是家里两个孩子的负担,二婶的家境渐渐困难起来。一向开朗的二婶,脸上也不时出现了愁容,只有她背后的那条辫子依然欢快地跳跃着。
山子要去镇上读初中了。接到这个消息,二婶的脸上没有一点喜气;二叔更是低头叹着气。家里的情形让山子忐忑不安,山子想,假如父母健在,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让他去读书的。
开学的前一天,二婶去了镇上。回来的时候,二婶交给山子二十元钱,说是山子上初中的学费。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山子突然发现:二婶的辫子不见了。
山子拉住二婶问:“二婶,您的辫子呢?”
二婶告诉山子,她要去镇上的工厂上班,厂里规定不能留辫子,就把辫子剪了,说完转身走了。
二婶的辫子不是因为山子才剪掉的,山子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有了钱,山子又开始了求学之路。
到学校之后,假如不是遇到那位厂长的儿子,山子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厂长的儿子告诉山子:山子的二婶就在他们厂里上班,厂里有许多留着辫子的工人,厂里也从来没有要求工人剪掉辫子。
山子愕然,他知道二婶欺骗了他:二婶的辫子一定是卖掉了,为的就是要凑够山子的学费。想到二婶对自己的爱,山子的双眼泪水奔涌。
回家以后,山子翻出一张二婶留着辫子的照片,端端正正地把它放在钱夹里,藏在身上。
这个钱夹一直伴随山子读完初中、高中和大学。参加工作后,山子依然保存着二婶那张留着辫子的照片。山子说:他要把这张照片一生珍藏!

中国长发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长发网 » 阿芳婶的辫子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maitoufa.org/qingyuan/40977.html